专访李晨 这个人物特有演头

时间:2016-10-18 01:37:08   |    创意DIY手工制作

  三年前,李晨曾在微博上赌气地写下这么一段话:“如果一部诚意之作最终无法与观众见面,那我就解甲归田。”而这部李晨口中的诚意之作就是由他担任监制并主演的《好家伙》,这部命途多舛的抗战剧如今正在北京卫视热播。该剧虽然收视一般,但口碑却秒杀同档所有热播剧。

  近日接受信报专访时,李晨表示四年前的《好家伙》曾被业界称为“最难懂的剧目”,而如今播出也不占任何优势,但他看淡收视认为“播出就是胜利”。

  这是个寻求自虐的过程

  很多人对于李晨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往英俊潇洒、气质斯文的白面书生简宁(《十七岁不哭》),能百步穿杨、弹无虚发的铮铮硬汉龙文章(《生死线》),或者是文质彬彬、温和痴情的好男人吴狄(《北京爱情故事》)当中。在《好家伙》里,李晨一改往常荧幕正面形象,首演反派——狠辣角色时光,从小被教导要“割舍怜悯之心”的他,雷厉风行、铁血无情、视生命如草芥,效忠于黑暗的地下王国,这让不少观众既惊讶又惊喜。

  对此,李晨也认为角色很颠覆,“戏里面大部分的好人都是死于这个人物之手。”不过他的目光更像是一个有些矛盾、纠结,迷失了方向,但一直在找寻内心信仰的铁血男儿。在他看来,剧中的年代,并没有明确的好人坏人之分,每个人都在为了各自忠于的信仰而努力,“我应该算是‘坏家伙’那个阵营里的一个‘好家伙’”。

  拍戏较真的李晨曾多次和编剧兰晓龙探讨角色,“我觉得兰晓龙笔下的这个人物比我呈现出来得更凶狠一些,我在表演的过程中还把他往回调整了一下,让他变得善良一些。”比如他们商议将为了生存而杀马、吃马肉的戏份删除,而为了更好地体现时光内心的纠结和挣扎,他还多次恳求编剧“把自己写死”,“手上沾染了太多鲜血的时光,死亡是他赎罪的方式,也是他最好的归宿。”

  李晨直言,这是他演过最纠结的角色,但是也让自己“爱得深沉”,“这个人物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有最痛苦挣扎的人生阶段。演这样的角色是一个寻求自虐的过程,这样的矛盾纠结特别有演头”。

  兰晓龙几乎不写废戏

  从《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到《生死线》再到《好家伙》,李晨可谓是“兰式”作品的“四朝元老”,正因为有着多次合作的默契,李晨对编剧兰晓龙的作品风格可谓是了如指掌,“我真的非常喜欢兰晓龙的剧本,因为他剧本里有一股独特的劲儿,他几乎不写废戏,没有什么场次里面的人物和情节是拿出来注水的。”

  《好家伙》播出以来,有人评价“好饭不怕晚,四年的等待是值得的”,也有人认为“太复杂了,有些看不懂”。对此,李晨也承认《好家伙》曾经被认为是业内最难懂的剧目,“可以说是最烧脑的一部戏,人物派系非常复杂,很多演员在拍摄过程中都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但他希望观众可以沉下心来细细品味,“仔细品味它的台词、背后的深意,会越看越想看。这看似是一个抗战剧,实则讲了太多关于人性、情义、信仰的东西,是一些人逐渐发现自己内心当中新大陆的那种过程。”

  由于同档有《麻雀》、《胭脂》等多部偶像谍战剧也在播出,身为监制的李晨自认对比之下没优势,“我们其实是拿了四年前的东西出来,跟现在的作品放在一起去比,我总觉得我们可能多多少少是吃亏的。”对于收视率问题,李晨也看得很淡,“现在能与观众见面,对于我和整个剧组来说,我们大家觉得能播出就是胜利。”

  俩“损友”互相“折磨”

  李晨、张译从电视剧《刑警张玉贵》中两人首次同屏,到第八次携手拍《好家伙》。说起张译,李晨表示两人是“损友”,“我们两个人在戏里面彼此信任,在生活中互相挤对,也是一种挺特殊的关系,挺好的,我也希望在圈子里能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我觉得也很高兴。”

  虽然已经熟悉到“审美疲劳”,李晨却还想与张译继续合作下去,“我们俩太熟了,还是希望能跟他再多合作,因为我还是很喜欢跟熟人在一块工作的那个状态。”

  至于两人之前在首播发布会上调侃的“相互折磨”,李晨则解释道:“戏上是我折腾张译,戏下是张译折腾我,因为张译嘴快,所以他老在那儿损我。”

  生活中自称是“事姥姥”

  说到李晨,很多人都不可免俗地关心起他和范冰冰的恋情。不仅李晨为了《好家伙》的顺利播出奔波劳碌,女友范冰冰也在背后出了不少主意,更是多次发微博力荐《好家伙》。李晨笑称范冰冰为“义务的宣传委员”,对女友的感谢之情溢于言表,心情大好的他还撒起了“狗粮”,透露观众口中的“范爷”生活中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生,“她喜欢粉色的东西,喜欢玩娃娃、玩具什么的,喜欢可爱的小动物。”他则自称是“事姥姥”,“我自己生活当中也是比较事的一个人,什么都管。”

  信报记者 杜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