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名科学家剑指七大科研弊病之一 科研经费的分发和使用

时间:2016-10-18 09:52:25   |    ETP精油手工皂

  想做任何类型的研究,经费均是前提。比如,开展项目,购买仪器设备,支付项目组成员工资等。受访者数据显示,是否能得到经费资助已成为课题进展顺利与否的关键问题。

  科学家们抱怨的并不仅仅是经费数额的减少,而是经费给出之后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如发表论文的压力、经费引发的利益冲突及科学家们去为争夺经费而夸大扭曲科研成果等。

  在美国,科学研究者无法仅依靠政府和学校的资助去支付项目组成员的薪水及实验室花费。相反,他们不得不寻求外界的赞助。

  政府和学校的资助期限通常会在三年左右,这就促使科学家们放弃了长期项目。然而,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神经生物学博士后约翰·波利(John Pooley)指出,重大的科学发现通常需要花费数年,而不太可能在短期资助项目中取得突破性进展。

  除此之外,外界的资助也在日渐减少。在美国,科学研究最大的资助来源是联邦政府,且该项经费划拨数年来已经处于稳定平衡状态。然而,年轻的科学家进入科学界的速度要远大于年老科学家退休的速度。

  拿国家卫生研究所(NIH)来说,它的预算从上世纪90年代迅速上升,到2000年时基本停止上升,然后在2003年时预算缩减。开展科学研究日益升高的花费使得NIH的经费购买力越来越低。

  2000年时,超过30%的NIH资助申请获得许可,但今天来说,这一数字只有17%。这是因为在过去的12年里,科学家们尤其是年轻的科学家饱受压榨。

  一些受访者表示,这种对资助的恶意竞争方式会影响他们的工作。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神经科学家盖瑞·班尼特(Gary Bennett)解释说,“资助会影响我们研究的内容、发表的内容、承担的科研风险等,它促使我们注重开展安全的、可预测的科学项目”。

  科研没有年限,且回报不定

  当科研人员变得独立或政府、学校资助枯竭的时候,科学家们可能会被迫向企业或者向相关研究的利益团体寻求帮助以支持他们的课题。“当来自NIH、美国农业部(USDA)和基金会的资助变得十分有限的时候,研究者们被迫或主动寻求食品行业的支持,结果就是造成了利益冲突”,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食品政策专家马里奥·内斯托(Marion Nestle)如是说。

  例如,很多食品营养科学得到了食品工业的赞助,大多数的药物临床试验是被制药商赞助的。有研究发现,私人企业资助科学研究的结果带有一定的倾向性,该结果会更有利于经费赞助者。

  最后,所有的经费申请都是一个巨大的时间黑洞,使得资源偏离了真正的科研工作。很多专家甚至会花费50%的时间去书写经费申请提案,这样一来还会有多少的时间投身教学或科学研究?

  为了使自己能更有竞争力地申请经费,科学家们必须要有自己发表的文章,这就需要良性的实验结果。这就使得科学家们迫于压力而去选择容易获得并且可发表的课题,或者更糟糕的是在研究结果上弄虚作假。

  应对科研经费紧张的方法

  当下,有太多的研究者在申请为数有限的科研经费。但是,大部分的科研基金流向了少部分人手中。这就催生了一种文化——奖励见效快的、结果良性的科研。

  一种直接改善这一问题的方法是让政府提高科研经费水平。如果美国国会增加对NIH和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这将使科学工作者减轻很大的压力。但仅此而已,科研经费总是有限的,想要满足科学发展的需要,必须要有其他的改革方式。

  一种方式是为资助进程带来更多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NIH和NSF预算要受国会的支配,这样就使得研究者或研究机构无法做出长期的项目计划或者承诺。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制定一个稳定的项目,然后根据每年的通货膨胀率进行相应的调整。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改变科研经费的发放机制。基金会和一些代理机构可以在某段时间内资助特定的研究人员或实验室而不是个人的项目提案。这种机制,将会给科学家更大的自由去探索挑战性的工作。

  在问卷调查中,还有人建议减少来自企业的资助以防止利益冲突。最近,美国斯坦福大学流行病学家约翰·兰尼蒂斯(John Loannidis)建议,制药公司应该将用于赞助药品研究的经费分配到项目设计及执行过程中跟企业没有交易的研究人员手中。这样,科学家仍可以得到资助,却不用因压力而歪曲结果。

  这些解决方案并不是完美无暇的,也不会适用于每一个科学研究项目。生物医药科学家将新药推向市场所面对的压力远不同于地理学家努力在地图上标注出新的岩层可能面临的职责。但根据调查显示,经费资助是科学家面临众多问题之根本,且需要更加认真地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