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势 京东投资人李绪富:未来5到10年会批量出现市值过百亿美金的平台型公司

时间:2016-10-18 08:27:27   |    金晖文化艺术传播

  什么是新经济?从哪个角度观察新经济?回归经济的本源,李绪富从新的基础设施、新的市场主体、新的供应链、新的价值形成机制方面讲述了自己的观点。

  周夫荣

  作为中国经济中长期的投资人,雄牛资本创始合伙人李绪富一直在观察新经济,投资新经济,也收获着新经济。

  什么是新经济?从哪个角度观察新经济?回归经济的本源,李绪富从新的基础设施、新的市场主体、新的供应链、新的价值形成机制方面讲述了自己的观点以下为李旭富在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的分享:

  新的基础设施

  新经济首先体现在新的基础设施上。在过去30年,以铁路、公路、机场为代表的物理性的基础设施发展迅速,塑造了中国经济的宽度、深度和厚度,极大的提升了中国经济的运行效率。时至今日,这些基础设施依旧在发展和完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这些年对ICT领域的投资,以云计算和大数据、互联网和物联网、智能终端及其各种应用已初步构成经济运行的新的基础设施。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发展,使得计算资源、存储资源、分析资源像水、像电一样触手可得,大数据成为驱动企业、产业、经济运行的核心资产;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人与信息之间、人与人之间、物与物之间、人与物之间互联互通,万物互联渐成现实;各种智能终端连接着各种资源,享受着万物互联带来的便捷,享用着丰裕的计算资源,同时在利用着数据、积累着数据、延展着数据、传递着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基础设施由于投资主体的民营化和分散化、运营机制的市场化、竞争范围的全球化、运行机理的数字化,在竞争中成长、在运用中迭代、在迭代中提升、在数字化中无限的延展着自己的边界,不仅使原有的物理性的基础设施、传统的经济运行得更有效率,更是重塑着我们的产业组织形式、企业运营模式、供应链结构和新的价值形成机制,在新的基础设施之上,形成了新的市场主体、新的供应链结构和新的价值形成机制。

  新的市场主体

  平台成为产业运营的核心,以平台为核心的产业生态一定程度上取代了以超级企业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在此基础上,社会化、开放化的大规模协作分工补充了、完善了甚至部分替代了传统的封闭的产业内部纵向一体化的分工合作;在平台上,资本和劳动、企业家和专业人士的关系也出现了重大变革,出现了一批自雇佣、自组织、动态聚散的自由连接体;以科层制为特征、以管理为核心职能的公司制组织形式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平台崛起为呈现指数性增长的超级企业。根据KPCB互联网研究女王Mary Meeker的研究,截至2015年5月,全球市值最高的15家互联网公司全部是平台型企业,其中美国11家,中国4家。平台之所以崛起为超级企业,在于在数字化的环境下,边际成本无限的趋于0,又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边际收益又不断地增加,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的无限不交叉使得平台规模的无限延展。同时在平台上由于信息成本和沟通成本极低,交易成本不断下降,平台部分的替代了市场,在平台上形成了社会化、开放化的大规模横向协作分工。在平台上,企业资产的专属性大幅地降低,资产、专业、技能在平台上得到充分的施展,并形成了正向的激励机制,使得平台成为一个分工有序、协作畅达的良好生态。平台内在的发展动力也激昂澎湃,诸多要素的集聚、海量的需求,吸引了大量的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供给和需求相互激荡、优化组合、优胜劣汰,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不断提升,平台本身也在优化自身的服务能力、不断迭代出新的基础设施,使得平台的规模、集聚的要素、产品和服务、创造的价值更是呈现出一种指数型的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刚才提到的15家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都是数百亿美金,有的更是达数千亿美金,这些价值都是在过去的10年左右的时间里成长起来的。相信随着新的基础设施的发育、完善和渗透,在未来5到10年的时间里,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环节、不同的角度还会批量出现市值过百亿美金的平台型公司。这些平台将集聚更多的要素、引领社会的协作分工,还会引发供应链的优化和变革。

  新的供应链

  平台集聚要素,平台集中交易,平台积累数据,要素的集聚、交易的集中、数据的积累引发了供应链的变革。

  供应链的变革首先发生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演绎到今天,本质上都是供应链管理公司,缠斗到最后,比拼的还是供应链管理和优化的能力。

  京东一开始就是个供应链管理公司,采购、库存、仓储、配送一体化的供应链管理公司。同传统的以门店为核心组织供应链的零售公司相比,京东一开始就是以消费者为核心来布局自己的供应链,对很多品类的消费品来说,门店既是个成本负担,同时又是个效率损失的黑洞,以消费者为核心的供应链简洁、高效、弹性十足,集中体现在供应链成本低廉、库存周转快捷、效率高企同时消费者体验良好。随着平台交易量的扩大和数据的积累,京东还从零售端反作用于品牌商的生产端,即设计、生产、定价和营销,使得设计更符合消费者的需求、生产更富有弹性、定价更为准确、营销更为精准,进而使得消费品的产业链更有效率和价值,从这个角度来说,京东不仅优化了零售端的供应链还优化了消费品的全产业链。

  阿里早期是个交易平台,但随着交易的急剧放大和京东的强势崛起,参与供应链的管理势在必然。随着菜鸟的建设、拓展和渗透,阿里在交易平台的基础上逐步进入供应链管理领域,通过仓储等基础设施的搭建、订单的集聚和分发、数据的开放和驱动、体系内相关标准的制定、供应链参与方的接入,阿里搭建了一个广覆盖、深渗透的全国性仓储配送体系。同京东采购、库存、仓储配送一体化体系相比,阿里是一个仓储运配送横向专业化分工的开放平台。如果说早期京东一体化的体系有着效率上的优势和成本上的劣势,阿里早期开放性的供应链管理平台有着成本上的优势和效率上的劣势,但随着京东自身规模的扩大和京东供应链体系的对外开放,京东一体化供应链的规模经济逐步显现,成本不断下降;同时随着阿里横向分工体系的逐步成型、磨合和完善,其效率也在逐步提升,两种模式相互竞争、相互促进,共同促进了电子商务领域的供应链的优化和进步。

  除了线上平台对供应链的优化,我们也看到,线下的零售在依托新的基础设施也在重构供应链。线下的渠道多元,有大卖场、有商超、有便利店还有大量的夫妻老婆店,每个渠道都有自己的供应链体系,所以线下的供应链更为芜杂和低效,但正因为芜杂和低效,才有更大的重构价值。随着品牌商零售的全渠道化,我们看到有野心的企业家正在构建服务于品牌商全渠道销售的供应链体系,这样的供应链线上线下渠道全覆盖、集中化库存、全品类经营、仓储配一体化,小件送货社会化、大件送装一体化、正向逆向物流同步,假以时日,相信这样的供应链体系一定能建立起来。一旦建立起来,品牌商、供应链管理商、零售商之间的有效分工体现便完善起来,品牌商更多的关注品牌的内涵建设和外延的拓展、供应链管理商关注的是供应链效率的提升、零售商关注的更多的获取用户以及更好的服务于用户,一旦建立起来,线下的零售商的竞争力便大大加强。线上线下零售商、以线上平台为依托的供应链和以全渠道为依托的供应链在更大的范围内竞争合作,一起推动中国消费品产业链的升级和优化。

  除了消费领域供应链在不断优化外,我们还看到产业互联网领域新的供应链的形成。钢铁行业的找钢网就是典型的钢铁行业供应链的优化者。同阿里一样,找钢网早期也是个钢材的交易平台,平台通过钢材交易的集中,引发仓储的集中、加工的集中、物流的集中,最后通过供应链金融将全供应链融通起来,形成一体化的供应链结构,进而使原来芜杂的、灰色的、低效的、成本高企的供应链结构改造为简洁的、透明的、高效的、成本低廉的供应链,保证了钢铁产业链健康有序的运行,找钢网现在平台上的钢材交易量已经接近除了直供以外的市场化钢材交易量的10%,相信随着交易规模的继续放大和一体化供应链的深入,原来近20%的供应链成本将大幅度下降,在一个几万亿的市场上,这种优化将创造多大的价值?

  新的价值形成机制

  新的基础设施,新的主体,必然有新的价值形成机制,新的价值来源于优化、创造和共享。

  优化的价值:优化的价值集中体现在供应链的优化上,新的市场主体,依托新的基础设施,通过新的协作分工体系,重新构造的供应链是对传统产业的价值链的一种重塑和颠覆,这样的重塑和颠覆将释放巨大的价值,一定程度上这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优化的价值还体现在市场结构的优化上。资源、要素和市场份额越来越多的集中在善于利用新经济环境的一些优势企业,京东对传统电器连锁企业带有颠覆性的冲击就是明显的例子,市场结构的优化促进了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

  优化的价值还体现在企业成长路径的转换上。企业成长的路径在切换,从传统的机会驱动型切换到能力驱动型,从简单的规模扩张型切换到专业和效率扩张型,价值的来源从低成本切换到只有创造价值才能分享价值,一批受过良好教育、志存高远的阳光型企业家登上了市场舞台,他们引领着新经济,改造着传统产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

  创造的价值:价值创造的机理体现在分工的加深、竞争范围的扩大、市场主体的相互赋能和正向的自我激励,以及在数字化效应和网络效应下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无限的不交叉形成的规模效应;价值创造的机理还在于消费者边际化需求的满足带来的社会福祉的增加。

  分工的加深:新经济环境下实现了更深层次的分工协作。从强调价值链上下游的分工到提倡平台价值网络上的交互和协同,从注重内部研发到在平台上拥抱众包的力量,从重视领域内精耕细作到讲求跨界的组合式创新,一句话,可以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分工协作、资源共享、组合创新进而创造更大的价值。

  促进竞争:平台的开放性促进了竞争,平台打破了以大企业主导的封闭式的上下游产业链,引发参与主体在更大范围内展开竞争,竞争给平台带来了活力,也给其他参与方创造了价值。

  平台的赋能和市场主体的正向激励机制:无论是新的基础设施还是平台,这一充满活力的生态体系的发展,又赋予了各参与方更多的能量,平台的透明性还给各参与主体的无论是商品还是服务,都提供了可追踪、可评价、可计量的评价机制,给各参与方带来了正向的自我激励,唯有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得到更多的价值和回报。

  规模经济:数字化无限地降低了边际成本,网络效应不断延展着边际收益。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的无限不交叉造就了超级规模的平台,规模经济效益凸显。

  边际需求的满足:互联网无限的趋近于消费者,突破了区域的限制,使得边远地区的人们也能以同样的价格购买优质的商品和服务,削平了地区鸿沟,促进了社会公平;同时平台集聚了大量的需求,使得原本难以规模化生产的长尾商品和服务也能低成本的供给,满足了消费者的边际需求,增进了消费者的福利。

  共享的价值:新经济的价值还体现在共享上。

  新的基础设施原本就是共享平台。传统产业中,只有超大型企业才有能力投资于IT系统的建设,并通过IT体系锁定上下游的产业链,形成了一个封闭性的体系和对外壁垒,新的基础设施的开放性,使得任何初创型的企业都可以低成本的利用计算资源、存储资源并可以无限的与外界连接,参与到社会化的协作分工,在此基础上,中小企业可以通过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快速的成为新的颠覆者。

  京东阿里的生态体系一定程度上也是生态体系的各参与者共享的商业基础设施,平台上的参与方可以便捷的使用阿里京东的供应链服务、技术服务、金融服务和其他相关服务。

  共享价值还体现在个人盈余资源的再利用,无论是物品盈余、服务盈余、认知盈余还是时间盈余、空间盈余、资金盈余,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冲破流动的障碍,在更大的范围内被共享,以实现其价值,进而增进社会福祉。物品盈余的平台闲鱼,服务盈余的平台滴滴、认知盈余的平台百度百科、空间盈余的平台途家网、资金盈余的平台京东众筹,都已经成为共享经济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以上就是我讲述的新经济的故事。其实观察中国经济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如果你去看传统的产业、去看宏观数据,你一定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但是你要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新经济,你一定会欣喜的发现新经济正在快速的成长,小荷已露尖尖角,嫩芽初上落叶松。作为中国经济中长期的投资人,我们看到了新的经济基础设施正在渗透经济的各个环节,平台作为新的市场主体正在崛起,新的供应链和产业链结构正在形成,我们还看到了不一样的价值形成机制,并在这些新的主体、新的供应链和新的价值形成过程中通过投资深度参与,也收获了新经济成长的硕果。所以说投资就是在一片灰暗中寻找那一抹亮色,如果大家都持有耐心、一起努力,是可以将那一抹亮色酿成漫天的朝霞。

  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以“主场中国——解码未来商业方案”为主题,12月10日-11日盛大开启。点击图片即可直接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