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一个正在“消失”的地方……

时间:2016-10-18 00:00:00   |    龙结手工



广告投放电话:0516-66779967


徐州的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它正变得熟悉又陌生

一些东西正在崛起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曾经大街上那些习以为常的画面

熟悉的地方,想念的味道

如今何在?



旺鸡蛋、老冰棒、爆米花、麦芽糖、糖稀、棉花糖......不知不觉,那些好吃鬼们曾经喜闻乐见的小零食,许多已经只存在于大家的脑海之中。


冰棒和那个箱子

“冰棒——又甜又凉咯,冰棒咯——冰棒”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声常常在街头巷尾响起,还伴随着木块敲击冰棒箱子的“啪啪”声响。被吃货们誉为“徐州人的哈根达斯”的老冰棒是不少人的童年记忆。


旺鸡蛋

以前徐州街头经常有卖“旺鸡蛋”的摊贩,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平时再注意形象不在外面吃东西的,当看到有卖“旺鸡蛋”的马上蹲在摊子前围成一圈,津津有味的吃“旺鸡蛋”。而现在却越来越少了。


爆米花

黑色葫芦状的“炮筒”炉子在柴火上转,不一会儿就会听到“砰”的一声,白花花的米泡儿就哗啦啦出来了,香惨了!


麦芽糖

“铛!铛!铛!......”小时候每当听见有节奏的锤子和铁片发出的声音,就知道是卖麻糖的来了,嘿高兴的找父母要钱去买,买一块半天都舍不得吃完,而现在有几个小孩子还知道。


糖稀

焦糖色的糖浆在两根竹签之间拉出长长的丝,浓浓的麦芽香味慢慢散开,舌尖尝到的是丝滑润泽的香甜,吃拉丝糖的乐趣便在于此。口感香糯,入喉津甜,无限留念、无限回味。


棉花糖

竹签子悠悠地转啊转,竟然转出了一朵又一朵白云。甜甜的,软软的,好像幸福那么大。放学后买一根,香甜感觉满溢心田。现在也卖的形状颜色多了起来,但是再也没有童年的感觉!




那些年,茶馆的香烟是论支卖、家里碗破了喊师傅上门补、刀钝了有磨刀匠、屋漏了找捡瓦人、有时候还有牵起马就来你家门口照相的……


剃头匠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如今已被各种高消费的理发店替代了。


弹棉花

小时候家家户户要做被褥都会去找弹棉花的工匠,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一堆棉花被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小时候有新被子盖也是很幸福的事!


磨刀匠

“磨剪~~刀,菜刀~~~~",长吆喝似乎总会或近或远的响起。老大爷扛着一条板凳,上面有磨刀石,齿轮什么的,看他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哗哗哗的来回磨着,不一会儿菜刀就像新的一样了?


修表匠

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戴表的也越来越少了!


补锅

以前谁家的铁锅烧穿了,又不舍得丢的话,就拿出来给师傅补一补。很多人家的锅都是补了再补,一用就是好几年。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了锅破了就换新的,而补锅这个手艺就渐渐地消失了。


捏面人


在过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捏面人的手艺人,背着个小木箱,挑着挑担,现捏现卖。各色面泥、刮子、竹签、梳子、剪刀这就是老手艺人走江湖捏面人的全部家当。如今走街串巷捏面人的挑担已经很少见...



箍桶匠


箍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老行当,人们习惯称箍桶的手艺人为箍桶匠。一张刨凳、一柄斧子、一个扒箍、一把锤子,在箍桶匠的手中把弄着,便成就了我们生活中的一种艺术!


钉秤匠


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钉秤匠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




街头的吆喝声最能反映当时人们的生活,穿梭于小巷中的买卖人,洪亮的吆喝声成了一代人的记忆。


冰棒~冰棒~又甜又凉的冰棒咯

早年,徐州的街头巷尾时常可以听到这样的吆喝声。小时候,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常常响起在街头巷尾,伴随着木块敲击木质冰棒箱子的“啪啪”声响。


“破布烂棉花拿来卖!”


那时收破烂的不像现在骑三轮车或推板车,而是挑着一副箩筐沿街吆喝,大家也称他们叫“挑高箩的”,但绝没有一丝鄙视。一听到“挑高箩的”吆喝声,好多人家就会拿出破旧物品来卖,比如碎铜废铁、碎玻璃、牙膏锡、旧衣裤等。


“簸箕”

扎制竹器的都是一些民间的手艺人,他们挑着一副挑子沿街吆喝,挑子上立着一根根细竹竿和削好的篾子。小巷街头,三天两头就会有扎筲箕的沿街吆喝着走过。


磨剪子唉,炝菜刀”

吆喝声故意拉得很长,一声接一声从巷里传出,就像童谣一般,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五香茶叶蛋!”


一般都在夜幕降临“香干、臭干、十二圩茶干”“五香蚕豆、瓜子、花生米”高一声低一声的在小巷子回荡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徐州,一个正在消失的地方

徐州,一个正在崛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