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人做本草红酒:在葡萄酒中植入中国文化基因

时间:2016-10-18 23:26:22   |    DIY手工俱乐部

  本草红酒,通俗点理解,就是在葡萄酒中加上具有药用功能的各种植物,使饮用者在美酒品赏中除了获得味觉嗅觉等感官享受外,还能得到药用的保健功效。

  曼妙的红酒中为什么要加草药?是创新还是破坏?是炒作还是忽悠?

  吴新芳,北京百利生葡萄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一个北大毕业的河北人,有着北方汉子的执拗夹杂着北大人骨子里某种奇怪的使命感,在一路质疑声中,十年磨一剑,在舶来品的葡萄酒中成功植入了中国文化基因,创出了国内第一款中国式葡萄酒——本草红酒。

  “我希望创造一种新的产品价值,在技术上有所创新,在文化上有所发展。” 吴新芳一再强调,他做的是一种中式葡萄酒,这与过去的“药酒”压根是两回事。“西方人其实也在葡萄酒的蒸馏酒中加入植物,成为利口酒中的一种,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突出酒的香气。而本草植物在东方有中医药学,有自己的理、法、方、药一套理论体系,遵循这个传统,在此基础上用干红葡萄酒来融酿,这就是发展,这是中式葡萄酒,这种方式可能会给中国葡萄酒产业注入了崭新的方向。首先给红酒植入本草,给中国消费者从心理上带来一种认同感,我们发现两者的糅合度就很高,原本不接受红酒的人群可以接受了。第二,我们用本草圆融葡萄酒,的确改变了葡萄酒的口感,我们把葡萄酒的中国化做到了另一个层面。”

  北大人创出的本草红酒选择了首先从未名湖畔起步,得到很多北大校友的接受和认同,又通过他们向社会辐射,目前已覆盖了一大批40岁以上的消费群体。2015年12月20日晚,北大百年纪念堂,第一届北大校友新年音乐会如期盛大举行,百利生本草红酒正式成为这次新年音乐会的招待用酒。

  非要把“生意”做出“意义”,这大概是北大人的特质。跟吴新芳聊天,你很难听到卖了多少酒、赚了多少钱这些数字,更多的是谈他的产业价值和产品哲学,谈的最多的,还是文化。对于吴新芳而言,这不仅是一款他倾尽心力研发创新的酒类产品,更是倾注了他力求将西方红酒和东方本草达成文化“圆融”的精神寄托。

  “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晚年总结了四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四句话的用处巨大,微观可以指导为人处世,宏观就是世界格局。文化的圆融和包容,其实就是美美与共。我用它来指导我的把红酒文化和中国的本草文化的融合上,必须是美美与共的,有了这个原则,价值就能出来,本草葡萄酒在中国就可以广受欢迎。”

  本草红酒的灵感,肇始于2006年夏日的一天。当时尚从事医药营销的吴新芳在跟朋友喝红酒聊天时,突发奇想,既然现代医学、发酵学都认为,红酒是最健康最好的酒精饮料,但中国酒文化一直是以粮食酿造的白酒文化,作为舶来品的红酒和中国文化之间能不能找到一个融合点呢?是不是可以通过某种路径,找到葡萄酒中的东西方文化认同呢?

  他想到了本草。

  中医药学在中国有数千年的历史,拥有完整的理论体系。而中药的健康和养生的价值不单是中医药学领域所提倡的,也是世界医学提倡的。“对于人的健康,医学提倡的第一个阶段是运动,第二是营养均衡,第三是营养干预。所谓‘上医治未病’,就是从干预角度去说的。我们的大量的药膳、膳食均衡,就是营养干预,这是世界公认的体系”,吴新芳说,他们开发的本草红酒,正是从文化圆融和营养干预的角度,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闯进了传统口味“纯正”的红酒世界。

  2012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吴新芳的北大校友帮他邀请了五六位来自法国上流社会的朋友来品尝本草红酒,他们是充满好奇而来,而在吴新芳心里,如同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忐忑之心无法诉说。因为法国人不光懂红酒,而且一向高傲,他们能否接受本草配置的干红葡萄酒,对本草红酒此后的产品方向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法国朋友非常认真地了解本草红酒的每一味植物成分,了解融酿工艺,一边喝一边讨论,聊得挺开心。那次的聚会,留给吴新芳的印象是,法国人没觉得这酒不能接受,而那晚几乎每人一瓶的饮用量,让他逢人便说了好久。

  “其实说到底就是文化认同还是隔阂的问题,一旦达成了文化认同,融合起来就简单多了。比如我们的茶叶,到了西方之后,根据他们的口味习惯发生了适应性的变化,研碎了茶叶和香料,用茶袋装,迎合了他们的口感。咖啡也是这样,咖啡的产地都是第三世界国家,东非的埃塞俄比亚,中非的卢旺达,南美的哥伦比亚,中美洲的巴拿马,东南亚的印尼等等,但咖啡到了发达国家演变成了丰富的咖啡文化和多样的咖啡品种,以满足不同的口感喜好。说大了,都是文化圆融中的适应性问题。”

  “本草与红酒的融合,要做到美美与共。我讲究一明一暗、一虚一实,所谓明的是红酒的风味和口感,暗的是中药植物的营养价值;实的是内在的植物的健康价值、可度量可检测的营养成分指标,虚的是红酒的气象”,说起文化,吴新芳头头是道,“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用这样辩证的圆融来指导产品开发,我认为思路才不会跑偏。”

  为了体会葡萄酒的文化滋味,吴新芳开始了国内外的葡萄酒之旅。2014年,他游走了沙城怀来产区、烟台产区、昌黎产区,西班牙里奥哈、意大利的皮埃蒙特、托斯卡纳和西西里岛产区;2015年,他游历了法国勃艮地、罗纳河谷、普罗旺斯桃红产区,以及美国索诺玛、纳帕谷。这一年他还去了国内的长白山冰酒产区、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2016年,吴新芳又行走了西澳、南澳产区、中国南疆、法国波尔多左右岸产区。在这样的游走中,他体会到西方人的那句话:快乐的人才能酿出好酒。

  经过对世界各主要产区葡萄酒的分析、甄选,吴新芳目前选择使用了智利的赤霞珠和澳洲的西拉子,用不同品种的葡萄酒与他们选定的中草药萃取物圆融,调配最佳的状态,“要持续寻找稳定的口感,逐步演变成我们产品的显著特征,推动我们的优质品牌,并保持阳光的合理利润。要阻断外国低档葡萄酒对中国的倾销,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办法。”

  这也符合中国酒产业的发展方向。“我们国家现在的政策方向是鼓励做低度的果酒,不鼓励发展粮食蒸馏酒。中国北纬40度左右有大量的适合于种葡萄的地方,无论山丘、河谷都可以,葡萄不需要和优质农作物争地力,低度的健康果酒发展起来之后,我们的粮食可以省多少。如果做得好,可能会促进中国的葡萄产业发展速度。” 吴新芳说。

  都说北大人爱谈情怀, “情怀可不是随便谈着玩的。你要真心热爱和迷恋的事情,才能出情怀,还要有巨大的资金投入、身心投入,你要在这个领域做到优秀,很多人要能分享到你的付出,这个事情是要利他的,这才能谈得上是情怀”,吴新芳一笑,“我欣赏‘圆融美善’的生命哲学,四五十岁,你接纳了、不激烈了,就是圆融。美是口感,善是好。我希望是把自己人生的感悟反映在我的产品里,我的人生也因此得到了糅合和醇化。”

  吴新芳喜欢富兰克林的一句话:遇到一瓶好酒,是上帝希望我们幸福。他说,此生致力于做一个快乐的酿酒人,“利生为事业,本草添馨香”。

  记者陆敏

  来源:经济参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