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不妨学学排协

时间:2016-10-19 08:34:01   |    十字绣信息网

  按照中国足协此前公布的期限,国足新帅将于20日公布。高洪波下课之后,国足到底需要一名什么样的主帅众说纷纭。不过结合高洪波的失败与郎平的成功来看,足协适度放权很关键。

  国足需要怎样的主帅

  高洪波下课之后,国足群龙无首。在10月13日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足协副主席于洪臣当时表示,“国足新帅将于20日之前到任。”

  此外,在这次通气会上,中国足协还给国足新帅定了标准。担任选聘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足协专职副主席张剑说:“选帅会吸取以往的经验与教训,会在熟悉中国、亚洲足球的优秀教练中寻找,至于是中国教练还是外籍教练不是关键,只要是优秀教练,都有成为新任主教练的可能。”

  于洪臣还强调,足协目前不会采用短期执教一场比赛代理主教练或者过渡主教练这样的选择,只会直接选择一名合适的人选直接带完12强赛,不排除成绩好之后续约的可能性。

  中国足球每次选帅,很像一段恋情的开始,每个人都对未来抱有憧憬,但一切终究还是敌不过时间。除了米卢,中国足球历任主帅没有一位善始善终,只要“结了婚”,通通走进坟墓。

  到底是这届主帅不行,还是中国球员不行,抑或是中国足协不灵?

  高洪波下课之后,一位球迷表示,如果换帅有用,中国足球早就捧起了世界杯。

  是啊,中国足球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主帅?换句话说,谁才能拯救中国足球?

  除了有谋还必须有勇

  一个国家足球的崛起,往往需要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更多时间。从青训系统支离破碎这个角度,中国足球短期内没有救世主。

  不过,足球还要踢下去,12强赛还有6场比赛,总得有那些“有谋又有勇”的人站出来。在足协圈定的“熟悉中国足球,亚洲足球”这一标准看,国足新帅的人选并不多,无外乎目前执教中超或者以前执教过中超的主帅。

  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曾不止在一个场合流露出对于洋帅的偏爱,而在中国球迷眼中,广州恒大前主帅里皮就是一位合适的人选。但是,郎有情,妾无意。据悉,里皮已经明确拒绝了中国足协。尽管赋闲在家,但他仍然不会以任何形式介入到国家队的工作中。

  前几年国际足坛曾有一种说法,足球教练是高危职业。那么,执教中国男足,这个职位简直就是“病危”。

  无论是卡马乔,还是佩兰,再或是杜伊、福拉多,执教中国男足之前,在欧洲都算是小有名气,但从中国男足帅位下课之后,大多混得惨淡。

  是这些洋帅毁了一批批国足队员,还是这些洋帅被中国足球所毁,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当然,就像卡马乔那样,拿着大把违约金走人,即使一直失业在家,也会数钱数到手抽筋,在美梦中笑醒。

  国安男足

  该学学首钢女篮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日下午,客场作战的北京国安在先进一球的情况下,拼劲全无,结果被联赛“副班长”长春亚泰以2比1逆转成功。

  当天晚上,首钢女篮的姑娘们戴上冠军金戒指,不骄不躁,从零开始,力拼对手,结果反败为胜,用全华班阵容以76比62力克拥有强力外援的辽宁女篮。

  这一足一篮,前者一帮“腰缠万贯”的七尺男儿把即将煮熟的鸭子一脚踢飞,后者一群“勤俭持家”素妆女孩用双手把来之不易的胜利拥抱。

  这一刻,长春寒气袭人人心凉,北京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一刻,千里追寻国安到客场的球迷有些心灰意冷、恨铁不成钢,而坚守四九城的众乡亲却喜上眉梢。

  近几年,首钢女篮靠稳定获得一切,国安男足靠“折腾”几乎摧毁了所有,许利民统帅数载,首钢女篮两获联赛冠军、走向辉煌;国安帅印走马灯似的轮流执掌,成绩连年下滑。

  首钢一声召唤,内援史秀峰前来报到,立刻融入整体;国安外援总是千呼万唤,却大多水土不服,各自为战。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虽然不同的竞技体育项目有其不同的规律,但也有其共性,即稳定的队伍、适合的人才、对目标不懈的追求,缺一不可,且持之以恒,才能终见成效。

  国安真的到了低下那高昂的头,向同行、向兄弟姐妹运动项目拜师取经的时候了。

  (球迷 武英芳)

  足协放权 要讲究个度

  在13日的通气会上,尽管足协主席蔡振华信誓旦旦地表示,从未“劝退”过高洪波,但他也不否认在兵败乌兹别克斯坦的前夜,曾对国足的首发阵容提出过“建议”。

  高洪波为什么失败,他似乎可以从郎平身上找到答案。当然,中国女排的实力是中国男足不能比的,但是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夺冠也并不比中国男足踢亚洲比赛容易。

  郎平执教中国女排,条件只有一个,必须由主教练全权负责。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按照郎平的要求,球队的选人用人、技战术全是自己说了算,排协只是提供保障,于是才有了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的一飞中天。

  在这个方面,足协真应该学学排协,学会放权。如果足协主席能对首发提建议,那么国足还要主帅干什么?

  当然,如果选择洋帅,足协还不能放权过度:土帅把男足当自己家的事,而在洋帅那里这仅仅是一份工作。

  说到底,就是一个“度”,如何把握考验着足协的管理艺术。

  信报记者 张九江

  信报球迷顾问团

  北京球迷协会会长王文

  北京球迷协会副会长张忠

  北控球迷协会会长陈振亭

  北京首钢篮梦球迷协会秘书长郑红露

  北京汽车排球俱乐部球迷协会隗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