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冯大辉 Xtecher人物

时间:2016-10-18 20:09:27   |    "天成"艺术品公共交流平台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 Xtecher,作者 陈梦迪 dude。

  全文共 3134 字,阅读预计您需花费 5 12 秒完成:

  本文您将看到:

  • 深陷争议中的冯大辉如何迎接挑战?
  • 冯大辉心中的垂直医疗搜索路在何方?
  • 万事开头难,冯大辉开局之时如何破局?
  • 一个理想主义者创业,如何踏平坎坷?

  冯大辉,一个似乎习惯身处旋涡,收割流量、粉丝、争议的话题人物。一个技术专家出身、六年互联网医疗工作背景、知名自媒体人、想做医疗垂直搜索的理想主义者。不愿苟延残喘,从容燃烧的他能否照亮理想的光辉大道?

  冯大辉从不畏惧争议。

  他身上有三个引人注意的身份:知名自媒体人、前支付宝技术专家、前丁香园CTO。从“因泄露阿里内部信息被马云约架”、认为买不起房的员工“公积金无用”、与雇主期权纠纷、与同事及粉丝互撕、悬赏一万美金找匿名黑他的人,到最近宣称“在资本寒冬中创业、和百度医疗干一架”的豪言壮语,他总是主动地把自己抛入一个个舆论旋涡中——或者他已经习惯身处旋涡,收割流量、粉丝、争议,还有期待。

  是是非非

  他的微博自我介绍写着:“手艺人,写字儿的。做过不会写代码的水货 CTO。现在准备创业。”

  魏则西事件后,有网友给百度起外号“百毒”,当时冯大辉也发表了很多言辞激烈的微博,表达他作为互联网医疗从业者对百度的义愤和鄙视。

  “百度回应‘滑膜肉瘤患者死亡’事件,说被推广医院资质齐全。要我说啊,骗绝症病人的钱,是最最缺德的事情。抄送价值观最高尚的李彦宏先生。”

  在冯大辉声讨百度的时候,看热闹的网友就会呛声他:“你行你上啊。”想不到这次,冯大辉真上了。

  他在文章中这样说道:“我们准备做搜索,垂直搜索。面向医疗和健康领域。我们想提供一个值得信赖的搜索引擎,把高质量的内容和数据提供给广大用户。”

  据“小道消息”发布的最新消息,冯大辉已拿到融资,开始招兵买马。

  创业无非就是圈人圈钱圈资源,在每一方面冯大辉好像都没有明显的优势,而他却选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和一条不好走的路,让人想起刚做手机就把对手定为苹果的罗永浩。

  不论是在用户使用率还是市场占有率上,他要打败百度可能性都微乎其微。虽然百度医疗推广因莆田系而声名狼藉,可流量和资本仍让它稳居生态链顶端。巨头阿里、搜狗、360早已布局其中,也不过做的不温不火。

  冯大辉比别人更清楚要面对的挑战,他的创业更像一场行为艺术:“这事情机会很小,我只是要做而已。”

  开局之难

  “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看病难看病贵,一场大病足以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洗劫一空。医疗信息数据不对称、医疗资源不均衡、线下医疗体验差、诊后医生和患者失联、患者长期健康管理不健全等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医疗的进步。现实之下,医疗行业,比所有行业更加渴望互联网的拯救。

  医疗问题既是专业问题,也是社会问题。随着中国社会步入老龄化及环境污染等状况,医疗服务需求必然大幅攀升。到2020年,相关机构保守预计,我国医疗卫生支出将超过8万亿元,是2013年的三倍。从医疗资源供给角度看,这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

  协和医院的某医生,对一个花几百块钱挂黄牛号看个感冒的病人说:“这种小病都来来协和治,其他医院怎么生存呢?”

  很多三甲医院的优质稀缺资源都被取药、小病等占据,造成极大的浪费。

  一边是需求激增,一边是供给紧缺,效率低下,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靠互联网优化稀缺资源的配置,提高医疗资源的利用效率。

  而百度正是发现这些问题,意识到互联网加医疗的模式会有市场,才大举进军医疗搜索领域。遗憾的是,互联网巨头并未能利用好手中技术解决问题,反而创造了更多问题。可当下中国公共医疗服务体系远远跟不上激增的需求,无论百度医疗是否出局,搜索引擎提供的医疗服务仍是普通人获取医疗知识最重要的窗口之一。

  这就是冯大辉所说的:

  垂直医疗搜索领域仍是一片蓝海。任何一个入局者都有机会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

  如今,大部分人感觉不适时,第一选择是询问家人、朋友和上网搜索。医疗信息中除了关于疾病治疗信息、还包括相关医疗机构、医生资质和医疗技术信息 。

  用户通过搜索引擎获取医疗信息主要有两种手段 :一是使用综合搜索引擎,如百度 、Google等;另一则是使用医学专业搜索引擎,如Healthline、WebMD、OmniMedicalSearch.com等。比起通用搜索引擎,垂直搜索引擎更精确。国外这类医学专业搜索引擎多针对医学专业人士 ,而目前国内的360良医、搜狗名医主要针对大众提供搜索服务。

  奇云诺德CEO罗奇斌认为,其实搜索本身不是赢利点,而是一种解决痛点的手段,看搜索就看是做平台还是工具了。

  如果做医疗搜索工具,最后一定要和一个大流量(互联网医疗大流量入口)平台进行整合,才能达到盈利目的,比如做浏览器的流量入口平台最后会收购搜索工具的公司。

  如果做医疗搜索平台,就是一个滴滴模式,需要很大的资本来运营,短期内形成一个流量入口,这样的抓手是搜索本身,由此必须是高频需求和痛点需求才跑得通,平台需要在烧钱阶段把移动壁垒和市场占有率做到最大化。

  但这也同时衍生了新的问题:商业上,良心和利益往往背道而驰,而利益在有空子可钻的情况下一定占上风。如今,搜索引擎已被医疗商业推广侵蚀,很多人花了钱却治不了病,上当受骗、人财两空、延误病情,进一步增加社会矛盾。随着商业推广的负面效应逐一浮出水面,今后的搜索企业,要面对的很可能是国家各个相关部门的联合监管。

  路在何方

  今年百度的血友病吧事件、魏则西事件引发举国震荡,一时之间谈“医疗推广”色变。“医疗推广”仿佛被打上原罪烙印。包括百度之内的很多搜索引擎服务商紧急停止提供医疗服务。

  今年五月,在百度事件的腥风血雨之下,高调进驻医疗搜索领域的搜狗,9月份也曾爆出被海淀工商局分局立案调查,原因是未就医疗广告尽审查之义务。可见医疗搜索开创局面之难。

  医疗搜索江湖水深风急,局面究竟应该如何开创?

  今年年初,冯大辉曾在《南方周末》发文,阐述2016年移动医疗行业即将发生的变化。他认为,医疗创业必须面对的问题是:提高供给能力、提升医疗资源效率、优化患者对医疗的需求。

  冯大辉当时给出的解决方法是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依托的新型诊疗机构,从流程上彻底改进医疗体验。其实在1月份,这种所谓的新兴诊所——丁香诊所已经在杭州开业。诊所主打常见病诊疗和慢病管理,有一整套基于微信的电子管理系统,除了预约看病,这套系统还能实现病历管理,医患直接沟通等功能。

  如今,越来越多大公司涉足医疗市场:IBM的Waston Oncology项目利用电脑科学技术,帮助肿瘤专家分析患者的身体数据,提供治疗方案建议;苹果推出ResearchKit的开源工具,能收集其移动设备用户的巨量医疗信息,可供医疗研究使用;今年,9月微软进军医疗领域,试图用电脑科学攻克癌症。

  移动互联网重塑医疗是整个医疗产业的未来,而其落地的第一步,是从搜索开始,毕竟用户需要首先连接信息。

  革命的前提是“路不平”

  革命的前提是“路不平”。因为对现实不满,社会才会进步,但改变现实之前要认清现实。对此,冯大辉只是撂了几句狠话,并没细说他凭什么做、打算怎么做。

  如今,大众已对“情怀”产生警惕,用户可能因为一个创业者的个性而喜欢他,只不过这种喜欢经不起现实考验,产品不好照样粉转黑。所以,等待着大辉的前路可谓凶险。

  但创业从来不是一件以成败论英雄的事,即使冯大辉失败了又如何?

  有的人喷别人一辈子自己什么都没做,有的人做了。结合冯大辉背景,他的出发无疑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出任丁香园CTO之前,大辉曾是支付宝首席 DBA,数据库架构师等职,是支付宝技术发展重要见证人之一。2010年加入丁香园后更是不遗余力地向大众宣传医疗知识。技术+医疗的结合,使得冯大辉的在垂直医疗搜索,有着天然的优势。

  一个技术专家出身、六年互联网医疗工作背景、知名自媒体人、想做医疗垂直搜索,仅此而已。即使他没有做出最好的医疗垂直搜索平台,至少可以给后来者探路、铺路。

  犹记得,已逝的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曾说: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文化本质是道家文化的大道不言,不声张,不争辩,看似软弱无力,等你回头一看,那些看似庞大,高不可攀的障碍,却已被水淹没。

  冯大辉亦在文章写道:

  “我等不及了,这就出发。‘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又一个理想主义创业者带着责任上路了,他喜欢像罗永浩一样口出狂言,无非想让围观的群众鞭策他前进罢了。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应该给进击的大辉,一声鼓励。

  爱范儿我们报道未来,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邮箱

  #欢迎关注爱范儿认证微信公众号:AppSolution(微信号:appsolution),发现新酷精华应用。

  爱范儿| 原文链接· 查看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