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黎明做实光热示范项目夯实产业发展根基

时间:2016-10-17 17:55:17   |    音琴美诗艺术生活中心

  “六年来,我一直在关注光热发电产业,尽管由于种种原因,产业发展的大门一直没有打开,但我们对它的信心没有丝毫动摇,技术研究和产业实践的步伐没有停止。现在光热发电产业真正开闸了,我们更加要把握时机,凝聚各方智慧和力量,把产业发展的基础夯实,把这第一步走对、走好、走稳,然后才是走快。”这是薛黎明———国家太阳能光热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副理事长、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光热发电专委会主任、中海阳能源集团创始人,近一个多月来在各种场合说得最多的话。

  在光热发电产业未真正开启之前,这些年他一直在为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奔走呼吁、不懈推动,如今随着电价政策出台、产业真正起步,他反而觉得责任更大、使命更重———国家政策有了,现在就看企业怎么来实施了。在新近接受《中国电力报》记者采访时,薛黎明再次分享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思考精华。

  产业基础扎实电价出台正当其时

  记者:这些年,您个人和所在企业一直大力呼吁和推动国内光热发电产业的发展。随着电价出台,光热发电产业可以说终于“开闸”了。在这一刻您的感受是什么?国家选择在2016年出台光热电价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是否来得太晚?

  薛黎明:总体来说,我个人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可以用八个字总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在包括政企学研各方的努力推动下,经过多年的蓄力、蓄势,终于到了可以真正起步的时刻。这是我国能源产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是所有关心、关注、推动光热产业发展的人们共同努力的结果。选择这个时间出台电价,我认为有三点原因。第一,从技术发展和人类生存对能源的需求上,光热发电是人类能源拼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人类能源供给的主要组成部分,这就决定了光热电价迟早是要出台的。第二,光热发电在全球的能源供给比例中占比很小,而目前的电力供应是过剩的,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不论电力供给是过剩还是紧缺,光热发电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是应该大力支持的。第三,新能源未来在我国能源供应体系中的占比会加大,而太阳能发电产业在新能源中占比也会加大,在目前经济发展相对减缓的形势下,需要供给侧改革。

  光热发电是新兴产业,用光热发电取代一部分传统化石能源,短期会有阵痛,但是五年、十年以后回头来看,非常有必要。越是能源供需失衡的阶段,越需要新的能源供给方式改善优化整个能源体系。

  至于光热发电电价出台的时间,我个人认为不算太迟。2011年的特许电价招标,照理说当时就应该有一个比较客观的、理性的电价水平,但由于体制问题没有出台。经过五年的发展,国内光热发电产业,从设备供应、技术积累、人才累积,到国际交流,包括产业链条以及政策配套,基础比五年前要夯实很多,会走得更稳健和顺畅。

  2019年光热发电成本可大幅下降

  记者:这次出台的光热电价是否符合您预期的水平?电价仅局限于今年的20个示范项目,是否意味着国家希望通过示范项目建设降低成本,最终推动光热发电实现平价上网?

  薛黎明:在2016年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个人认为这个电价水平基本是科学的。当然,一些科研院所、企业的期望值可能更高一些,而价格主管部门希望价格更低一点,大家的出发点不同。但我认为,1.15元/千瓦时的价格,从目前设备系统集成、建设运营维护以及资金成本来讲,如果控制得好、技术相对比较领先,基本可以实现赢利。光热发电产业,2016年作为发展元年,在过去十年光伏发电的基础之上,我们希望它能走得更稳健。价格是重要的引导要素,过高则泥沙俱下,过低则产业无法快速发展。

  从企业角度讲,肯定希望这个电价能够维持一段时间。但按照经济发展规律、能源供给形势和新能源产业政策,电价水平是向下走的,光伏、风电价格也是这个趋势。按照我的预判,2019年以后,随着产业发展、规模扩大、成本下降,光热电价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是大概率事件。当然,那时候即使电价下调,仍可以把产业做大、做强。现阶段,当务之急是把示范项目建好,然后再与其他能源进行竞争。

  示范项目建设要保证质量控制成本提升技术

  记者:经过近几年的蓄力,现在是不是可以说,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已经做好大发展的各项准备了呢?您认为光热电价出台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我国光热产业的发展?

  薛黎明:如果从2011年初我国推出第一个槽式太阳能热发电特许权示范项目开始算起,事实上我国的光热发电产业已经经过了5年多的蓄势、蓄力,从技术研究、装备制造到项目建设,可以说,都已经准备的相当充分,就等光热电价的发令枪响起。光热标杆电价的出台,对产业的发展而言,是突破性的、里程碑式的事件,对整个产业具有大的推进作用。能推动到什么程度,三五年后发展成什么规模,一是需要产业界、科研院所、高校共同努力,把第一批示范项目按时、保质地建成、建好,技术上达到当前国际领先水平。二是在建设的过程中,质量控制要过关。第三是控制好调试成本、精确性,作好运行维护,保证发电量。到2018年底,能够做到80%~90%的示范项目顺利并网,保证发电量,才算成功。这样,从2018年底到2020年前,整个产业才能算真正打开闸门,上了一个台阶,才可以走向更高更远的道路。

  与国外相比产业起步虽晚但差距不大

  记者:这些年来国外光热发电产业蓬勃发展,而国内才刚起步,是否已经相对落后?未来我国光热产业在全球会占据什么地位?

  薛黎明:不论是设备制造、人才互动平台,还是企业“走出去”,国内、国外的光热产业很快就是“一盘棋”,越往后发展,我国的话语权会越强,不会有落后可能性。第一,设备制造方面,部分设备国内制造有差距,但是差距很小。第二,从人才互动交流角度,未来一两年国内外光热发电人才将完全融合成一个平台,我们可以在人才互融平台上借力,把国外五年乃至十年累积的技术、经验,很好地在国内利用起来。第三,中国企业未来肯定会“走出去”。不仅是在非洲,还有东南亚地区,甚至包括部分发达国家,时间表应该在2018年前后。在国内商业化电站投产甚至在建设过程中,包括中海阳在内的国内企业,会代表国家级制造企业走出去,在全球范围内推动产业发展,投资建设运营太阳能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