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冬:之所以出现亚健康,是因为我们的身体、心灵、离开原本很远

时间:2016-10-19 01:38:52   |    彝族手工文化

  

  梁冬 正安中医创办人

  原凤凰卫视知名主持人,后加盟百度,担任副总裁。从百度离职后,投身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及社会公益事业,之后创办正安中医。代表节目有《凤凰早班车》《国学堂》《冬吴相对论》,著有《欢喜》《无畏》等书籍。

  导读

  之所以我们会有很多亚健康的问题,我们的免疫力不像小孩子那么好,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灵、我们的情绪都离开原本的那个地方很远。

  来源:冬吴聚友会(ID:dongwuclub)

  本文为2015年9月20日梁冬走访“中国当归之乡”甘肃岷县后所写的文章。

  今天我喝到当归茶时,突然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温暖,这种温暖是平常我们很多时候感受不到的,这是一种来自植物本身的力量。我觉得这就是当归的力量,当归,这个字眼本身其实充满了一种特别的况味,应当归去,当归。

  这两天,我带儿子去看了一个电影叫《小王子》,是一个经典的法国漫画电影,里面有一个有意思的情节,其实每个人本来都是一个小孩子,开始的时候大概在3-5岁时,开始建立人生观时,就会有一个喜欢的事情或喜欢的人或相信的事情,这辈子我们就会被这种力量牵引着走出去,但后来会被成人社会所改造,最后是你内在的那个小孩子,最喜欢的你、本来的你,帮助你走出了困境,帮助你重新找到了幸福,这种状况就叫做“初心”,其实也就是“当归”的力量。

  

  ▲摆在桌上的当归,是一种初心的召唤,一种当归去的力量。

  我们的人生是一个逐渐衰老的过程。小时候,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小孩子会失眠,他们站在那儿都能睡着,对寝具没有要求,对声音没有要求,对光线没有要求,什么都不要求。为什么?因为小孩子免疫力很强,自身的调节力很强。小孩子也很少便秘,小孩子也很知饥饱,小孩子碰到其他小朋友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种东西都叫做“本来的样子”。而我们这一辈子,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是成人化的、格式化的、物化的、异化的过程。我们走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其实都要有一个要回来的诉求。

  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查尔斯·汉迪,英国的商业作家。他说,人分成两个阶段,上半段人生是求存,下半段人生是求真,到求真的那个阶段其实就是一个“当归”的阶段,就是一个重新恢复的阶段。之所以我们会有很多亚健康的问题,我们的免疫力不像小孩子那么好,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灵、我们的情绪都离开原本的那个地方很远。

  这个地方——甘肃,也是华夏文明开始的地方,当归、黄芪、党参,中药里最常见的药材都在这个地方生产出来,而且甘肃还出了《黄帝内经》的黄帝,《针灸甲乙经》的皇甫谧。所以这个地方,是我们华夏文明走出去的地方。但是,随着我们越走越远,我们走到很多地方,我们忘记了这个地方是我们华夏文化的根,是我们应该归去的地方。

  “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我们是不是能够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找到我们要归去的方向?我们这群人是不是能找到这群人要归去的方向?

  

  ▲好的当归,要经历三年,才能长成今日模样。

  今天我们挖完当归后,又去了一个农户家里,他给我们讲一个当归要用一年的时间把这个种子萃取好,再找一块生地育苗,然后取回种子隔冬至后再种在地下才长出目前的当归。我们今天挖出的当归,要经历三年才能长成,这是祖祖辈辈的种植方法,但是由于我们的工业化,由于我们的现代化,由于我们的快速化,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能够吃到这样的道地药材了。幸好有些人他们用了最好的方法,把这个地方的道地药材用最保鲜的方式留存下来萃取出来。

  

  ▲农户马小军自豪地说,他种的当归,是绝对不使用化肥和农药的。

  但我们其实再也不可能像古人那样种植了,所以我们这个社会要慢慢地学会一样东西,就是我们既要保持对土地、对生命、对传统、对经典回归的心和回归的力,但同时我们也要和现代的力量兼容,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对于现代人而言,他既能够回去,又能够活在当下,既能够和当代文明和世界文明接轨,又能够拥有向宇宙、向土地、向自然致敬的兼容力。

  

  ▲别小瞧这头牛,它是吃着当归的叶子长大的,而它的粪便又是当归的天然肥料。

  

  ▲屋檐下挂满当归籽,房前放着一摞摞晒干的当归,农户诚实地耕种,安心的收获。

  

  ▲牛能在阳光下吃草,小羊能在羊妈妈陪伴下长大,在偏远的岷县,质朴的自然总能带来诸多感动。

  我已经越来越多的看到,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人,在尝试着做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一年,我采访过一位老师——朱清时教授,中国科技大学的前校长,南方科技大学的创始人。他用量子物理学和禅宗作对话。

  今天中午,我在微信上和一位朋友聊天,他是瑞士银行的高管。他说,作为一个金融家,他是真正的从金融的领域体会到了中医中药的道理,他自己很想学中医。

  前几天我和一个互联网行业的朋友、百度以前的同事聊天,他们在做大数据运算的时候,重新理解了生命的价值,重新理解了医和药的价值再开始学中医,当然他们学中医时有他们的世界观和维度,恰好是我们这辈人要共同解决问题的机会。

  我们如何用一种更超越的智慧,把现代文明和古典文明不作为对立体而是统一体?我们如何把东方和西方,把现代的品质控制和传统的药材管理结合到一起?中国人一直在讲中道,什么是中道?就是不偏不倚,我们不把它变成对立的过程,而把它变成一体的过程,仁者无敌,真正的仁者是没有敌人的,是没有对立面的。

  所以,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们一群现代人回来到这个地方,我的粗浅感受。希望我们一起来唤回文明的根,同时包容和拥抱世界的变化。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冬吴聚友会。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

  联系电话(微信):18602018762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15911051605

  内容合作请加微信:18602018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