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球助威团有“痴球”四姐妹

时间:2016-10-19 01:04:00   |    山科艺术传媒系

  左起西苑大婶、刘珈云、明月、别墅大姐

  北京三大球助威团这个球迷组织有“三大爷”“四姐妹”的叫法,这“四姐妹”就是“别墅大姐”周光艳、“西苑大婶”凌平、刘珈亦和“明月”冯月。她们每人都有独特的“痴球”故事,而这些则构成了北京球迷不遗余力为家乡三大球鼓劲加油的缩影。

  别墅大姐

  四度手术 心系国安

  有这么一位女球迷,虽然已过花甲,经受着病痛的折磨,但依旧心系国安、心系北京三大球。她,就是被球迷尊称为“别墅大姐”的周光艳。之所以被亲切地称为“别墅大姐”,源自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体育广播主持人梁言的一句玩笑话:“这位球迷在北京郊区拥有一套别墅。”从此之后,别墅大姐家喻户晓。

  周光艳第一次去现场看球的目的也很简单:因为儿子喜欢国安,为了保护孩子,她才被迫走进球场。但一来二去,周光艳的看球热情却带了起来。而与众不同的是,没有几位球迷像她那样,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拖家带口远赴几百甚至上千公里外的客场,为国安呐喊助威。

  早年间,还没有修通高铁。去客场看球,免不了要经历一番舟车劳顿。据周光艳回忆,当年去济南远征,绿皮车内全是乘客,就连过道和卫生间都没有空间。她带着儿子在餐车忍了一宿,才抵达目的地。由于最初很多赛区没有设立客队球迷看台,因此她只得潜伏在数万名主队球迷当中。每当国安取得进球,她必须克制自己心中喜悦的心情。她说那种想欢呼但又要保持沉默的心情,太难控制了。

  最近几年对于别墅大姐而言,看球之路异常艰辛。她先后进行了四次手术。即便这样,也没能阻止她对国安的一片热情。2012年别墅大姐身患癌症住院化疗期间,苦苦哀求大夫无果的情况下,她请求同病房的病友帮助她隐瞒去工体看球的事情。2012年的收官战,北京的天气异常寒冷,天空中下着雨夹雪。由于之前的主场比赛一场没落,别墅大姐自然希望以全勤收尾。比赛当天,家人害怕她去现场看球,以至于同样是铁杆球迷的弟弟都毅然决然放弃了去工体观赛的机会。但她不死心,最终还是顶着风雪前往工体,见证了张稀哲绝杀恒大那激动人心的一幕!那一刻,别墅大姐放声痛哭。因为国安击败恒大,为那个赛季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另一方面,别墅大姐与病魔进行着顽强的斗争,她为自己永不言败的精神所感动!

  之后的几年,每个比赛日,工体都少不了别墅大姐的身影。比赛的前一天,别墅大姐就会寝食难安。不停地看表,不停地查看所需装备是否准备齐全。终于熬到了比赛日的下午3点,她戴上只有在看国安比赛才会佩戴的国安主题元素耳环,背上带有国安标志的双肩背,脖带国安套票,迫不及待走出家门赶往工体。当熟悉的绿色逐渐出现在视野中,她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在工体的看台上,大家会看到一个熟悉的画面:别墅大姐居中,弟弟和弟妹分居在她的左右。此举的目的是怕其他球迷无意之中碰到她,为她保驾护航。这样贴心的呵护,让她倍感温暖。

  别墅大姐说,除了体育,她再无别的兴趣爱好。所以毫无保留地将她全部的爱,无私地献给了北京的三大球。张嘉晟

  明月

  国安是我的信仰

  我从小就喜欢体育,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拿了百米的年级第一,一下就被老师选进了学校的田径队,开始了和体育的不解之缘。不管是长跑、短跑还是接力,只要有我参加,冠军都很少旁落。现在想想,冥冥之中和国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真是有点缘分!后来上高二的时候,参加朝阳区运动会的五项全能拿了个第二名,而恰恰这个成绩是在工体创造的!我好像可以骄傲地说一句:工体的草坪,我可比国安更早踏上!不过也就是从此,我爱上了工体,爱上了这个体育场。

  1996年北京国安从先农坛迁到了工体,我就带着儿子去了工体看球,甭管是两战米兰,还是对垒桑普多利亚和阿森纳,甚至是足协杯黄袍加身我和儿子都在现场。后来国安搬去了丰体,离得太远就只能享受北京台的“贵宾席”了。直到2009年,我自己觉得已经离现场看球很遥远了。但是儿子弄来了两套套票,又带我重新回到了工体。过去我带儿子去看球,现在儿子带我去看球,可能这就是北京足球的传承。

  这几年退休了,没事就跟着国安南征北战,远征首尔,三赴济南,石家庄、延边、秦皇岛、南京也都是我的战场。反正退休了闲着也是闲着,经常去外场看看国安训练,国安将士客场远征时,也会去工体送送队员。就是这样,国安在我的生活中是重要的部分,也是我的信仰。家里国安元素衣服、队标足足有三个箱子。不过不只是国安,首钢男女篮,北汽男女排,北控男女足,我也会去为他们站脚助威!因为我是“北京三大球助威团”的一员。更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就是北京!

  当然,作为一个体育迷,凡是体育我都不会放过,库里的中国行,每年的中网,还好几次去机场接我们的女足队员,女排队员,女乒队员。在平时的生活中也参加球迷北京志愿者的公益活动,当北京马拉松的环保志愿者,在地铁10号线里清理垃圾、探望有病在身的国安球迷、为校园足球捐款捐物资。我觉得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北京精神。现在我不管去哪旅游,都会带上国安的围巾,拍个照片,留下纪念,因为这是北京的名片。我热爱北京,热爱体育,热爱北京三大球。我会继续为北京加油,不离不弃!明月

  刘珈亦

  等着他们慢慢好起来

  刘珈亦家住在清河,离市区比较远,但是从甲A联赛刚开始的时候,她就去工体看球。但是因为那时候清河到市区交通还不是很方便,必须要有车的时候才能去看球,否则就回不去了。

  刘珈亦说,看球还是受老父亲的影响,父亲非常爱看体育比赛,这让刘珈亦从小就喜欢体育。

  2000年以后,刘珈亦开始买套票看国安队的比赛,她也随远征军去客场支持国安队。

  “在客场你更能体会到北京球迷的声势。”刘珈亦说,“北京球迷加油的声量和整齐度都会压倒对手,一看就是训练有素,那个时候心里就感到特别的自豪。”

  在工体,刘珈亦以往看球都在7台下,和绿色狂飙拉拉队在一起。开场时大家一起转身向着7台上的绿色旗帜拉拉队,然后就是工体闻名遐迩的开场白。“每次参与开场白都是心潮澎湃的。”刘珈亦说。

  她和朋友们与绿色狂飙的孩子们一起有节奏地跳着为国安队加油,坚持整场,“我们一点儿都不输年轻人。”刘珈亦自豪地说。

  这个赛季国安队成绩不好,球迷少了很多,去客场看球也明显感觉人不如以往多。刘珈亦说,其实自己现在去现场看球,已经不是为了看赢球,就是想支持自己的球队。“事物发展的过程曲曲折折,高高低低是个规律。所以我想,要支持他们,等着他们慢慢再好起来。”

  最近刘珈亦脚摔伤了,因为走不了路,两个主场都没去,但这个周末肯定是要去的,“脚能挪动了,拄着拐也要去。”刘珈亦说,“我只要走进工体,心情就特别好。”信报记者 张健

  西苑大婶

  带动全家爱北京国安

  “西苑大婶”凌平年轻时就喜欢看球,像世界杯这样的比赛,半夜都会爬起来看。2007年她买了套票正式加入到现场看球一族。

  西苑大婶家里还有一个铁杆球迷,就是她的儿子,儿子从小就踢球,当年儿子踢了好几届百队杯,西苑大婶都是陪着去的。有小孙女之前,娘俩都是一起去工体看球。现在有了孙女,西苑大婶也担起照顾的责任,不过去现场看球还是落不了,这时候爱人就要帮忙了。

  因为西苑大婶和儿子喜欢看球,以前不爱看球的爱人也被带动了起来。有时候在家里大家聊国安,西苑大婶忘了哪个球员的名字,爱人还会提醒她。

  爱人不仅被带动喜欢上了足球,2岁多的小孙女也让他们带着对足球着了迷。为此在厅里还安放了一个小球门,在那里小孙女时不时地会喊着“射门!”踢上两脚。

  小孙女还有个绝活,就是能猜胜负,一到国安比赛前,儿子就问孙女,“国安队今天能赢吗?”如果孙女“嗯”一声,那大家就踏实了,那十有八九是国安最后赢球。

  这么多年看国安的比赛,西苑大婶印象最深的就是2007年国安队在丰体意外输给长春亚泰,断送了夺冠的机会。为此西苑大婶一直对失球负有责任的杨璞耿耿于怀。

  西苑大婶还有个习惯,就是拿个小本,将每场球的情况做个记录,比如出场阵容,进球者和时间,换人名单等。时不时就拿出来翻翻。

  记者问这家人:今年国安成绩不好,你们怎么看?儿子田睿代表全家鼓励国安将士:“明年继续努力!”信报记者 张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