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得主研发的药,竟然民国时期就进入中国了

时间:2016-10-18 20:16:32   |    织织手工编织俱乐部

  备受瞩目的“诺奖”颁发刚刚尘埃落定,紧接着,神州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接踵而至,小编都热血沸腾了。

  同时,就在小编埋头梳理公司民国史时,也有个令人激动万分的发现。

  大家还记得这张1931年的药品广告么?

  

  上一次我们提到1931年礼和洋行化学部出版的《良药汇纂》,收录了22种BI的产品。而要说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则是以下两种:

  

  左边的“科德孝” (Cadechol),是用于心血管疾病的樟脑成分药物,这种药物不溶于胃酸,却在肠道和胆汁酸发生反应后溶解,在不伤胃的同时,更好的被人体吸收。

  右边的“乐百龄” (Lobelin),则是一种从“北美山梗菜”中萃取出的生物碱,直到今天还作为抢救心肺衰竭患者的常用呼吸兴奋剂之一,在二战时被作为防空洞急救包中的必备药,不过现在用的名字是“洛贝林”。

  

1955年的《美国处方药品集》中关于Lobelin的记载

  在民国史料的整理中,我们发现当时BI的医学广告主要和“乐百龄”以及“科德孝”有关,看来这两个产品在民国时期属于重点推广对象,在实际应用中造福当时的患者。

  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从天然产物中提取的化合物,并成功实现工业化生产。

  听上去很耳熟?没错,去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在青蒿素上的成就,也是类似的研究路径。

  BI的这两种药物的发现,则归功于一位192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就是下面这位:

  

  海因里希·奥托·威兰(Heinrich Otto Wieland,1877-1957)

  他是BI创始人阿尔伯特·勃林格的太太的表弟1915年至1920年末,他一直担任BI的顾问;也正是他,在1917年建立了BI全球的首个研发部门。

  不过威兰教授绝不是那种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外戚:他24岁获得博士学位,37岁担任慕尼黑国家实验室有机化学部主任,47岁成为慕尼黑大学化学系主任,49岁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不单单有漂亮的学术履历,威兰还曾在二战中保护过受迫害的犹太学生。

威兰教授获得的1927年诺贝尔化学奖

  威兰教授的学术研究,集中在天然产物的有机化学研究领域,成功分离、合成过多种生物碱。他曾参与“科德孝”(Cadechol)的开发工作,这种药物最大特色就是不溶于胃酸,却和胆汁酸起反应。

  在胆汁酸方面的工作正是威兰教授获得的诺贝尔奖主要成就;其后他和他弟弟最早分离出“乐百龄” (Lobelin),经过BI的工业化,这两种药物分别于1920年和1921年上市。

  

  Lobelin于1920年上市

  

  Cadechol于1921年上市

  有意思的是,威兰教授的女儿后来和一名叫费奥多尔·吕嫩(Feodor Lynen)的德国生物化学家结婚,女婿后来也不负众望,因为脂肪酸生物合成研究方面的贡献,于1964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那么,当时这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威兰教授研发的药物——“乐百龄”和“科德孝”进入中国后,和当时的民国医学界的KOL之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呢?

  且听下回分解。